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银屑病病友互助网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“泡”在咸宁 (三)

2015-4-4 17:46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890| 评论: 0

摘要: “泡”在咸宁(方小芳) (三)连载:“泡”在咸宁(方小芳) (三) 早上睡意尚存之时,总台来电话提醒吃早餐,让我意外之余倒也觉得温馨。早餐种类挺多,口味也蛮和我的胃口。慢慢悠悠的吃过饭,已经九点多了。房 ...
“泡”在咸宁(方小芳) (三)


连载:“泡”在咸宁(方小芳) (三)

      

  早上睡意尚存之时,总台来电话提醒吃早餐,让我意外之余倒也觉得温馨。早餐种类挺多,口味也蛮和我的胃口。慢慢悠悠的吃过饭,已经九点多了。房间的窗户挺大,朝南向,拉开窗帘阳光便从左眼角处直射进来打在脸上。到咸宁还不到24个小时,但是心情的起起落落却颇多。昨晚到现在泡了两次澡,时间加起来共有50分钟左右,除却心理作用以外,病患处的皮肤比刚来时好了许多,虽然仍旧干涩,但要柔软许多,不象先前那般干厚。洗去风尘的劳苦,一夜无梦的睡眠,站在陌生的窗台前面,看着外面的葱绿环绕,久违了的轻松让目光也变得飘逸和柔媚起来:用力的看着不远处这条被我称为温泉河的水面,倒映着岸边的乱树,显得绿意昂然;蒙胧的水汽在河面萦绕,落叶和着水草在河面缓缓的游弋,太阳差不多已经可以照满整个河面了,淡淡的水波便开始洋溢粼粼的色彩。
  对于195和铁疗,我也是从论坛上得知的,按照最初的设想也是为了投奔这两个地方来的,195已经去过,那么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铁疗了。关于铁疗,自从得知这个地方的那天起,除却P友在论坛上或得或失的言论之外,并没有过深的想象过具体是什么样子,只是知道有很多人奔这里来,很多人从这里走,又有很多人正在想着要来或者等着要走。长印和铁疗相距不远,只有步行五分钟的路程,但在我的“迂回”之下居然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,现在想来不禁有些汗颜。
  铁疗,全名铁路疗养院,原本是郑州铁路局下属的一个福利性疗养机构,改制以后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。步入铁疗,大门右边是一片草地,长着几丛竹子,零星的石椅石凳散落其中,后面是一个小小的人工湖,湖水泛着绿色的泡沫;正面是水疗中心;左面是铁疗宾馆主楼,主要对外营业,宾馆的房间有两种:标准间和套间,折扣价格分别为100元和150元,但是站在治疗的角度我认为两者的区别就是套间可以泡温泉,而标准间则只能淋浴(附:前面所述价格为铁疗宾馆价格,非具体住院治疗价格)。
  远远的看到草坪上面有两个P友席地而坐,我突然和想和他们聊天。不知道是何原因,也不知道别的P友是否有和我同样的心理,我每次看到P友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种看到家里人的亲切和温暖感,也许是被疾病折磨太久了吧。地上放着一瓶药,一个小伙子正拿着棉签蘸着黄黄的药往腿上抹,粘糊糊的,名字倒挺形象:煤焦油。旁边是个女人,静静的晒太阳。看到我走过来,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我:我也是病友,刚到这里想了解了解情况,无需太多的寒暄,我们很快就有了共同语言。事后想来,这样的亲和让我觉得有些难过和说不出的失落,无法言喻的病在此刻竟然成了沟通的一种工具。高挽着的裤管下,是两条病痕累累的腿,小伙子依旧在不停的抹药,谈话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,抹的很规整,非圆即方,让我不禁想起旧时衣服上的补丁,但是此刻却出现在肌肤之上;抹过药的地方显得煞红,每看一眼我就感觉自己的心揪一下,不寒而栗的有些冷。
  简单的了解情况之后,我们便直奔病房。病房入口处,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病友赤脚坐在一起,看到我们到来并没有给于太多的关注。凌乱的桌椅背后,是阴暗的楼道,墙面上的漆皮已经脱落,斑斑驳驳之处也早不知被从何而来的污渍浸染,看着老公紧蹙的眉头,股股说不上来的味道在身边游荡。楼道不长,有些房间的门开着,黄色漆面的房门显得有些久远的破旧:煤气灶/脸盆/杂物/沾满了药渍的衣服/杂物零落在经过的房间,难道这就是我想要来的铁疗么?难道这就是被许多人给予厚望的地方么?压抑,被折磨的感觉和想要尽快逃离的冲动已经


原帖地址:http://www.yxb365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0090&highlight=%A1%B0%C5%DD%A1%B1%D4%DA%CF%CC%C4%FE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相关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