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银屑病病友互助网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(名医介绍) 金起凤

2015-4-4 23:01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712| 评论: 0

摘要: 金起凤 皮肤科主任医师 从事皮肤科工作40余年,擅长治疗银屑病、湿疹、荨麻疹、脂溢性皮炎、神经性皮炎、带状疱疹、扁平疣、黄褐斑、结节性红斑及皮科疑难病,如天疱疮、白塞氏病、牛皮癣和硬皮病等。自行研制了多种 ...
金起凤


      皮肤科主任医师 从事皮肤科工作40余年,擅长治疗银屑病、湿疹、荨麻疹、脂溢性皮炎、神经性皮炎、带状疱疹、扁平疣、黄褐斑、结节性红斑及皮科疑难病,如天疱疮、白塞氏病、牛皮癣和硬皮病等。自行研制了多种药物治疗皮肤病,均有一定疗效。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。


金起凤简介:

      金起凤教授,上海宝山人,早年拜师于嘉定县黄墙名医朱永幽先生(是近代名医张山雷先生的师弟)门下学习中医。1941年业成后,悬壶于故里从事皮外科专业。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皮肤科教授。1990年被国家确认为全国有独特学术经验和技术专长的中医药专家。金起凤教授从事皮外科工作50余载,遵求古训,博览群书,在学术上有较深的造诣和独特见解。金师治疗皮肤病师古而不泥古,古为今用,融会贯通,遣方用药,灵活善用,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。金师认为:“皮肤病虽形于外,而多源于内。”故金师治疗皮肤病不只拘泥外治,更注重整体观念,辨证论治。现将其辨证经验介绍如下,以飨同道。
  1 四诊合参,注重舌象变化
  中医的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诊是综合应用,不可分割的。金师在四诊合参基础上注重舌象的寒热虚实而决定处方配伍。《辨舌指南》云:“辨舌质可决五脏之虚实,视舌苔可察六淫之浅深;舌质的色泽可以反映皮肤病内蕴血热之深浅,舌苔的厚薄可以体现湿热之重轻,舌体之胖瘦,暗嫩可辨正气之盛衰。”
  荨麻疹常见为泛发风团,一般多治以皮疹色赤者寒之,皮疹色白者温之,然而金师更注重观其舌象,皮疹色淡,热象似不著,若见病人舌质红赤,苔黄,仍以疏风清热之品:金银花、连翘、苦参、黄芩、荆芥、防风、蝉衣, 佐以清热凉血之生地、丹皮、赤芍,每每见效。
  带状疱疹多为水疱簇集、基底红斑、疼痛,兼见口干思饮,皮疹色红,伴有水疱渗出,属肝脾湿热之象,但若见病人舌暗淡,边有齿痕,苔薄腻,金师则以清热除湿、理气化瘀之品,佐以健脾益气之药。常用柴胡、龙胆草、黄芩、炒栀子、生薏苡仁清热除湿,香附、川楝子、赤芍、延胡索理气止痛,佐入茯苓、白术、甘草健脾益气,每每见效。金师认为病人虽皮疹色红伴水疱渗出,为湿热郁于肌肤之证;但病人舌暗淡、有齿痕、苔薄腻,乃属病人脾气虚弱,脾不化湿,湿郁化热,湿热聚结,郁阻脉络,络阻血瘀,不通则痛;故佐以益气健脾之品,使脾湿得运,气机通畅,病则向愈。金师在皮肤病辨证施治中,注重舌象,指导辨证处方,值得借鉴。
  2 病机辨证,重视火热之邪
  金元四大家刘河间云:“六气皆从火化。”在疾病过程中,火热又常常成为风、湿、燥、寒的后期转归。故金师认为多数急性皮肤病与火热关系密切。
  风为百病之长,风热伤人肌肤,常患“瘾疹”、“风瘙痒”。热与湿结,湿热郁于肌肤,则生“湿疮”、“水疥”、“天疱疮”。湿热互结,炼液成痰,痰热聚结,阻滞肌肤,则生“瘰疬”、“痰核”。火热之邪郁阻经络,络阻血瘀则变生“瓜藤缠”。火郁之极则蕴为毒,毒热结聚肌肤则患痈、疖、疮、丹毒等感染性皮肤病。火热之邪蕴热成毒,气血两燔,则患红皮病、红斑狼疮。若内热蕴积、禀赋不耐,药毒内侵,则变生中药毒,即药物性皮炎。内热蕴积,禀赋不耐,外感漆毒等物,则发漆疮,即接触性皮炎。内热蕴积,抗邪无力,外感时毒疫气则变生风疹、麻疹等传染性皮肤病。刘河间亦云:“五志所伤皆热也。”若肝胆火炽,窜扰脉络,郁于肌肤则变生“蛇串疮”,即带状疱疹。肺胃积热,郁热循经壅于额面,则生“肺风粉刺”,即痤疮。心火亢盛,导致血热,郁于肌肤则发为“白疒 匕”,皮疹泛发鲜红斑片,即银屑病进行期。故明•陈实功《外科正宗》云:“水能生万物,火能克
万物,故百病由火而生。”金师继承《外科正宗》之旨,用于临床辨证施治之中,故遣药以清热凉血者居多。根据《内经》病机十九条“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”,且心又主火。金师应用清热六法治疗火热之邪引起的皮肤病。

  清热疏风止痒法:治疗风疹、荨麻疹、玫瑰糠疹、药物性皮炎发疹型出现红斑、丘疹等属风热伤人肌肤的皮肤病,常用金银花、连翘、桑叶、菊花清热疏风;防风,蝉衣以疏风而止痒。
  清热利湿、凉血消风法:治疗湿疹,接触性皮炎、多形性红斑、药疹等皮肤病出现红斑、水疱、渗出性损害,属湿热互结、血热风盛之皮肤病。常用苦参、黄芩、土茯苓清热除湿;蚤休、生槐花、丹皮、赤芍清热凉血;白蒺藜、僵蚕、白鲜皮、地肤子清热祛风止痒。
  清热解毒、凉血化瘀法:治疗疖、痈、丹毒等感染性皮肤病呈现红肿、疼痛属热毒聚结之皮肤病证。常用金银花、连翘、蒲公英、地丁、丹皮凉血解毒;赤芍、桃仁活血消肿;陈皮、土贝母理气散结;甘草解毒和中。
  清热除湿、凉血化瘀法:治疗结节性红斑等属湿热下注,络阻血瘀之皮肤病。常用炒黄柏、萆?、生薏苡仁清热除湿,丹皮、赤芍、桃仁、苏木凉血化瘀,川牛膝通络散结。
  清肝泻火、理气化瘀法:治疗肝胆火炽,窜扰脉络,疼痛难忍之带状疱疹,用柴胡、龙胆草、炒栀子、黄芩清肝泻火,香附、川楝子、延胡索、乳香、没药舒肝理气,化瘀止痛。
  清热败毒、凉血化斑法:治疗牛皮癣红皮症、药疹剥脱性皮炎型、红斑狼疮、皮肌炎急性期热毒炽盛,气血两燔之病证,常用金银花、板蓝根、地丁清热解毒;水牛角片、生地、丹皮、玄参清热凉血;黄连、生石膏清热泻火,竹叶清心除烦。高热重者,则加入玳瑁清心凉血。总之,金师循火热病机,应用清热法辨证施治,灵活变通,使之得心应手。
  3 热症后期,养阴顾胃为宜
  《灵枢•本神》云:“阴虚则无气,无气则死矣。”李东垣《论脾胃虚实传变论》中云: "脾胃之气既伤,而元气亦不能充,而诸病之所生也。” 金师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深感阴液、胃气在机体生理病理中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,对于热症皮肤病后期多以养阴顾胃法治疗。
  金师在临床观察到皮肤病重症:如红斑狼疮、皮肌炎、牛皮癣红皮病、药疹剥脱性皮炎型等病人在发病过程中除有典型之皮肤损害,且大部伴有高热,口渴欲饮,大便燥结,小溲短赤等热邪炽盛证候。火热之邪最易消灼阴液,久病则易阴津耗伤,而医家又常用苦寒之品,多伐其阴液,伤其胃气,故热症皮肤病人在后期多有低热、乏力、手足心热、口燥咽干、纳少等阴虚内热,胃津亏损之症候,以致水亏火旺,阴阳失调。所谓“壮水之主,以制阳光。”若再以苦寒直折其热,则更伤阴液,病则犹如南辕北辙。必以清凉甘润之品,滋阴而清热,才能达到治疗目的。
  金师在论治皮肤病热症后期,若见舌苔黄燥咽干口渴,认为胃津已耗。必先以益胃汤加减组方。常重用生地、玄参;再以南北沙参配石斛养胃阴生津液;还喜加入天花粉,天花粉不但清热泻火生津,而且对皮肤损害可达到消肿散结作用。若见病人舌红绛苔花剥,咽干舌燥明显,认为属气阴两伤、胃津枯竭,即加入西洋参、天冬、麦冬。以西洋参补气养阴清火,天麦冬滋阴降火。
  金师认为热症后期病人阴虚内热占主导地位,为防阴精枯涸;甘凉濡润应居首位。若余毒未尽,金师喜用金银花、连翘轻清上浮之品佐入,以泻心火。心火清则诸火清,且不伤阴耗气。金师还常在养阴之品中加入茯苓,认为养阴之品多滋阴妨脾。茯苓甘淡平健脾益胃。脾胃健运,水湿得化,阴液方得以输布。金师在辨证施治中,注重疾病转归,切忌执一而论,值得我们学习。
  4 疑难杂证,扶正祛邪相兼
  金师虽认为治疗皮肤病以清热解毒,凉血除湿等祛邪攻克法为多,但许多慢性皮肤病由于邪蕴日久,伤及正气,或缘于正虚之人感受诸邪为虚实交杂,邪盛正伤之候,治疗难于常法奏效,必治以扶正祛邪。《景岳全书•杂证谟•诸气》云:“正以气之为用,无所不至,一有不调则无所不病。”金师在多年临床中深悟此道,他擅用补法以扶正而祛邪。他应用益气扶正六法,治疗疑难杂证等慢性皮肤病。
  益气固表、疏风清热法:用于荨麻疹表现为皮疹反复发作,遇风起疹,皮疹色赤,恶风自汗,舌红苔薄黄,脉软者。为气虚卫外失固,风热外侵,治疗以益气固表,疏风清热法。选用玉屏风散以益气固表,再入金银花、连翘轻浮之品清热祛风而不伤正气,蝉衣、荆芥、防风疏风止痒。上药配伍,益气固表而扶正,疏风止痒而祛邪,邪祛正安病自愈。
  益气驱邪、清热解毒法:用于毛囊炎、疖肿等感染性皮肤病伴有气短乏力,舌淡脉弱者。金师认为年老体弱之人,感受热邪,或五志化火,蕴热成毒。因气虚无力抗邪,热毒留滞,故纯以清解攻克之法难于奏效。《类经》云:“正气即虚,则邪气虽盛。亦不可攻,盖恐邪未去而正先脱。”故治以益气驱邪,清热解毒。选用四君子汤扶正,再以金银花、地丁、蒲公英、当归、赤芍清热解毒,活血化瘀,气血流通,热毒方可有出路,病则向愈。
  益气清热、活血止痛法:用于带状疱疹病人后期仍疼痛不止,伴有气短无力,纳可,舌淡脉弱等气虚证候,又有皮损略红结痂,苔薄腻之余热未清之症状。金师认为早期皮疹水疱簇集,基底红晕,应治以清肝除湿化瘀止痛,但久病不愈,多伐伤正气,形成气虚血瘀余毒未尽之候。《素问•阴阳应象大论》云:“血实宜决之,气虚宜掣引之。”故宜益气化瘀以扶正,佐之清热解毒以祛邪。金师选用黄芪为主药,益气行滞,配党参补中和脾胃,使气血资生,再用当归、川芎、延胡索活血止痛,香附疏肝理气止痛,金银花、龙胆草清解余热。上药配伍,补中有清,补中寓消,以益气清热,活血止痛。
  益气健脾、除湿通络法:用于结节性红斑等下肢肿胀,结节丛生,双腿沉重乏力,口渴不欲饮,舌胖嫩苔腻,脉濡,属脾虚运湿不化,络阻血瘀者。《素问•至真要大论》云:“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。”由于脾气虚弱,湿热内生,日久灼热成瘀,络阻血瘀而致结节丛生,故治以益气健脾以扶正,除湿通络以祛邪。用黄芪补气行水,加白术、茯苓皮、生薏苡仁、防己助黄芪健脾利水以化湿消肿,配炒黄柏、萆?清下焦湿热,当归尾、红花、桃仁活血化瘀,川牛膝引药下行,以助通络活血之功,上药配用扶正祛邪,结节消退。
  益气摄血、活血生新法:用于“过敏性紫癜”呈现双下肢肿胀,紫斑色暗,气短乏力。舌胖嫩边有齿痕,脉软,属脾气虚弱,气不摄血者。金师认为过敏性紫癜多因血热壅盛,迫血妄行,溢于脉外,凝滞成斑。但属脾气虚弱,脾不统血,外溢而致之证,临床也不应疏视。沈目南《金匮略注》云:“五脏六腑之血,全赖脾气统摄。”所以治疗应以益气摄血而扶正,活血化瘀以生新。以黄芪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补气健脾,扶正以摄血,加陈皮以理气,当归、赤芍、川牛膝、泽兰化瘀以祛邪。金师认为血有所瘀,莫不壅塞气道,阻滞生机;诸药配伍达到益气摄血,活血生新。
  益气健脾、化瘀散结法:用于治疗寻常狼疮、栗粒性狼疮等皮疹呈现结节、浸润、斑块,伴体倦气短,舌淡苔白,脉软者。金师认为怪病多痰,百病多由痰作祟,脾气虚弱,水湿不化,痰湿凝滞,则无处不到。痰流经络肌肤为瘰疬、痰核。水湿化热、炼液成痰,痰热互结,痰凝血瘀形成结节、斑块,经久难愈。李中梓云:“脾为生痰之源,治痰不理脾胃,非其治也。”戴元礼云:“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,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之而顺矣。”可见痰湿产生和脾胃关系密切,而脾气健运是除湿化痰的主要手段。金师继承各家学说,应用益气健脾、化瘀散结法,治疗斑块、结节、瘰疬等属气虚痰凝而致皮肤病。以党参、白术健脾益气,脾胃功能健旺、痰无所生,陈皮、半夏理气化痰,气顺而痰自消。佐以茯苓健脾渗湿,湿去脾健,痰核消散,川贝母、连翘清热化瘀,消肿散结,且久病多瘀,痰瘀互结,再入当归、赤芍活血化瘀。诸药合用,共奏健脾益气、消痰化瘀,软坚散结之效。
  以上可见金师在论治皮肤病时注重阴阳、气血、经络、病机、脏腑关系的特点,立求于本辨证施治对我们治疗皮肤病有很好的指导作用。

本文作者:周德瑛,女,50岁,副主任医师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相关阅读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